首頁   光光與國瀚   新書出版   文字作品   攝影作品   友善連結   留言版   寫信給我們


返回


犛牛吃麵
文/王光玉•圖/陳國瀚




冬末春初的西藏高原,儘管太陽烈得刺眼,一陣陣的風襲來卻如冰刺。

悠靜的午後閒逛桑耶寺,院子裡幾棵光禿禿的楊樹下,綁著4、5隻正在吃午餐的犛牛。我好奇犛牛吃些什麼?只見犛牛的嘴就著原木挖空成的食槽,在湯湯水水的濃稠物裡撈食,嘴邊掛了幾條白麵,滴滴答答地落著湯汁。


 

走近細看,食槽裡是喇嘛們吃剩的麵條、湯渣,這些牛吃的食物竟然是餿水!總以為牛只吃青草,沒想到牛也會吃麵條。

高原上的牛羊,得趁著短暫的春夏季節,拼命的吃肥嫩牧草,否則秋天來臨,只剩枯黃的乾草可食。冬季的西藏,更是荒蕪,白雪冷酷地覆滿大地,餓壞了的犛牛、羊兒,用蹄子扒開幾公分厚的雪,幸運時,可以找到一些乾草根啃食。

捱了一個冬季的牛羊,甚至餓得吃些奇怪的東西:在垃圾堆裡覓食的羊咩咩,無精打采地找尋衛生紙、硬木塊果腹;店家前的大黑牛,像怪物似地拆了瓦楞紙箱,大口大口地吞下肚。在這樣貧瘠的地方,連紙都能吃!我只能把這些紙板、衛生紙,想像成是用草木纖維製成的「動物餅乾」。



看牛吃麵條、吃紙箱,讓我想起之前遊歷烏茲別克時,當地朋友告訴我們:「800年前成吉思汗西征,布哈拉遭蒙古大軍屠城,破壞了清真寺,甚至將Ark皇城內中亞最大的圖書館也給毀了,館裡所有的藏書都被拿去餵馬……」直至在西藏親眼目睹牛吃紙箱,才相信書本是可以吃的。

 


摘自《轉個彎,去西藏》

 

 









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