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  光光與國瀚   新書出版   文字作品   攝影作品   友善連結   留言版   寫信給我們


返回


圍繞大昭寺旋轉的八角街
文/王光玉•圖/陳國瀚


永不停息的旋轉八角街


遊西藏要「轉」著玩,拿著一支「瑪尼筒」在手上轉,才能融入西藏的氣氛;然後轉著瑪尼筒跟西藏人去轉經,轉八角街、大昭寺,轉布達拉宮。

旅館的西藏姑娘拉姆告訴我:「瑪尼筒裡面裝有經文,轉一圈就等於念了一遍經」,真是有效率的方法。我也想買支瑪尼筒,日本朋友木下早已出去探了門路,說:「去大昭寺旁的八角街,那裡什麼都有。」

漢語稱八角街的「八廓」,藏語意為「中間轉經道」。拉薩的轉經道分為外、中、內三圈,外轉經道藏語稱為「林廓」,繞行範圍包括布達拉宮所在的紅山以及八角街區域。中轉經道是圍繞大昭寺外圍的「八廓」八角街。內轉經道藏語稱之為「囊廓」,也就是大昭寺內的轉經迴廊。

西元7世紀中葉,大昭寺建成之後,朝聖者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,順時針方向繞著大昭寺轉了千百年,踩出了八角街。轉經的人留在八角街做點小生意,由臨時搭建的帳棚,變成小攤販,再變成店家,周圍也陸續建起了住家與旅館。大昭寺前可容納上萬人的廣場,是從前僧人集會、辯經之地,現已成為眾商雲集的商場,但每年藏曆(西藏有其特殊的曆法)正月,仍在此舉行規模盛大的祈願大法會。

八角街旋轉漩渦的吸引力太強了!住在拉薩,我們每天必然都被吸引到八角街轉轉。住在八角街區的藏民,衣著亮麗、穿戴滿身珠寶的來轉圈;康巴地區的藏族男子,烏溜溜的長辮子盤著「英雄結」;穿白袍的則是來自藏北牧區的藏民;也有遠來磕長頭的鄉下窮牧民,長途跋涉、一路磕頭而來,身上的舊衣物早已磨得黑亮。


繞著八角街,轉經兼逛街


八角街除了是轉經道,也是西藏貨物集散地,西藏人把宗教與生活融合在一起,逛街、採購成了在八角街轉經的附加價值。

市場裡賣的經書、風馬旗、藏香等禮佛器具,比日常生活必需品還多。我手裡把玩著一個缽,老闆說:「這骷髏碗是裝酒的法器,用人的頭蓋骨做的」,嚇得我趕緊悄悄放回去。老闆又說:「你手上那支長笛子是小腿骨」。老闆告訴我,人骨法器通常是高僧或修行者的骨頭,提醒世人生死無常,不要虛度光陰,理解後我便不覺害怕了。


西藏最大的貿易集散地


眼花撩亂的市集裡到處都是有趣的玩意兒,慢慢逛一整天還只能走馬看花,滿街的古董、珠寶、紀念品真假難辨,價格也相差懸殊,像是掛在西藏人腰際、平日慣用的藏刀,骨頭刀柄、鑲寶石的真貨要價人民幣100元(合台幣4百多元),若是塑膠刀柄、鑲假珠子的,25元就買得到,不仔細看很難分辨真假,不妨找個西藏人幫忙辨識,以免買貴了。

儘管八角街賣的東西很便宜,但「殺價」卻是逛八角街的一種樂趣。我想買個牛脖子上的大鈴鐺回去當門鈴,人民幣60元殺成30元好得意呀;而西藏婦女圍在腰間的圍裙「邦典」色彩炫麗,打算回去作餐墊或加工成抱枕、小背包。

忙著東張西看的我,又回頭去找剛才看上的貨色,卻發現逛起街來困難重重,擁擠的人群全朝著我們衝來,「原來是走反了!」這才想起逛街也有「方向」,必須循著轉經的順時鐘方向轉。


藏人聚集的光明茶館


轉、轉、轉,轉累了去光明茶館坐坐。

剛從陽光熾烈的屋外走進茶館裡,一時之間瞳孔還沒來得及放大,只感覺不怎麼「光明」,暗暗的茶館裡,擠了滿屋子穿暗色袍子的藏族男子,更顯得昏暗。從窗外透進的光亮,只照見香菸的煙霧繚繞,空氣中瀰漫著神秘的氣息。

藏語俗稱「恰康」的藏式民間傳統茶館,是當地人休閒、社交的重要場所。在過去女子不可進出茶館,現在隨著時代演變,女性在茶館出現也就不足為奇。

雖然茶館只供應藏式甜茶和藏麵,但長排形的桌椅總是座無虛席,我們學著西藏人往櫃檯拿個玻璃小杯,再找個喜歡的位子坐下。觀察了一會兒,發現臨座的西藏人桌上放了些人民幣,茶杯子空了店家的姑娘自然會來斟茶,再拿走桌上的3毛錢,沒零錢的則自動找回零錢;不想喝,就把錢收起來。我們也學著依樣畫葫蘆,一杯接著一杯,啜飲著熱呼呼的甜茶,感覺每個細胞都暖了起來。

餓了,往櫃檯付2元人民幣,拿著單子去廚房端碗藏式牛肉麵。湯裡附有幾塊腥臊的犛牛肉,味道很獨特,但軟呼呼的藏式麵條毫無嚼勁,我還是習慣漢族帶筋的拉麵,而國瀚卻覺得好吃,總是吃完了再去端一碗。

住在拉薩的日子裡,有事沒事都要來光明茶館坐坐,與藏族人聊聊天,或閒坐一個下午。觀察西藏人的我們,同時也被西藏人偷瞄著。聚集在此的西藏人,或者只是喝茶聊天,也或許什麼都不做,只等著待會兒繼續回大昭寺、八角街磕頭、轉經。




藏族男女多在腰際配帶一把「藏刀」,實用又有裝飾效果。藏刀的刀柄用骨頭、木料製成,鑲上黃銅、白銀,點綴綠松石、琥珀、珊瑚,但街上的仿造品多為塑料製成,真假難辨。




藏族女子通常穿著樸素、灰暗的開襟長袖大袍子,但在腰間圍上色彩鮮艷、像圍裙似的橫條紋「幫典」。邦典原為藏族婦女以手工織成,現在多以機器大量製造。




返回